本来如斯

【柯王子】白雪王子

五鹿世:

*超级狗血的脑洞


 


*这是一个美丽的小王子和一个很爱他的樵夫的故事


 


=====================================


01


 


很久很久以前,在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夏伊洛城,这个地方虽然不富裕,但是生活在这里的人都非常幸福——他们有一个慈祥爱民的国王,和一位美丽善良的王后。


 


这个冬天,城里即将迎来一场大事。


 


他们的王后快要分娩了。国王非常想要一个女儿,像她的王后那样美丽又善良的女儿,国王想自己一定会非常爱她。


 


王后虚弱地躺在床上,她勉强提起一个笑容,问坐在床边的国王:“王,我们的孩子怎么样呢?”


 


“亲爱的,你辛苦了。”国王俯下身亲吻王后的额头,王后紧紧握住了国王的手。国王看了眼妻子,转而看向窗外的鹅毛大雪。


 


“我们的孩子唇红如玫瑰、发黑如乌木、皮肤白嫩如雪……”


 


王后欣慰地笑起来:“真想快点看看我的女儿……”


 


国王深深地看了一眼他的王后,再次吻了她,“我给他取名杰克,他是夏伊洛城最美的王子。”


 


 


02


 


父王说他是冬天出生,所以他的小名叫白雪。城堡里的仆人都叫他白雪王子。


 


什么啊。杰克愤愤地把金边厚页的诗集扔在床上,“白雪”这个名字明显就是给女孩子用的。杰克不明白为什么父王知道他是个男孩儿还非要把这个名字安在他头上,他一点儿都不喜欢这个。


 


杰克从床上跳下来,光裸的双脚落在柔软的地毯上,没有发出一点声响。杰克一边用手顺着自己的头发一边走到梳妆台前。


 


烦死了,杰克想,真是烦死了。


 


他是夏伊洛城的王子,他的父王十分爱他——其实杰克觉得只有九分,除非他是个女孩儿才会有十分。但是他不能说他的家人不爱他,他们给了杰克最好的,比如金子做的小王冠、银制的小水瓶、天鹅绒的毯子……杰克王子的生活可谓是无可挑剔,当王子真是令人羡慕啊。


 


杰克看着镜子,镜子中的另一个“杰克”仿佛在嘲笑他的不知足。


 


可是没有人知道,很长一段时间里,杰克王子是被当做女儿养的。


 


他的母后早在他出生前就缝制了许多漂亮的小裙子,即使在王后去世之后它们也没有被丢弃,在杰克的周岁晚会的时候他穿了两件,不过那时候他还小,什么都不记得。之所以知道这件事,是因为晚会的场景被画师画了下来。


 


小杰克穿着裙子,踩着红色的小蝴蝶结皮鞋,刚刚长出的一点点头发上夹上了发卡。他长得那么好看,国王抱他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那是夏伊洛的公主。


 


好在他现在已经十二岁了,他的衣橱里都是标准的王子配件,还有一套帅气的骑士装,那是他准备在十六岁成年礼上穿的。


 


 


03


 


冬去春来,四年过去,还有三个月杰克就要十六岁了。


 


国王站在窗前叹气。


 


“发生了什么事,我亲爱的国王?”新王后走了过去,挽住了国王的手臂。


 


新王后今年二十八岁,五年前,她还是邻国的公主。


 


“亲爱的,我多么希望杰克是个天真可爱的公主,像他的母亲,或者像你。”国王抬手抚摸王后的盘发,王后则靠近国王的怀里,一时无言。


 


原来的王后在生下杰克后因为身体原因一病不起,在杰克出生后的第二年便去世了。国王娶了新的妻子也很少与她亲密,夏伊洛也一直没有一个公主。


 


“可是杰克也很好,不是吗?”新王后眼神温柔地往下看,露台下的庭院,杰克王子正坐在花架下读书,他身边放着镶嵌着宝石的短剑,想是玩累了便坐在花架下休息。


 


王后继续说:“仆人们喜欢他,动物们亲近他,姑娘们追求他。他是整个夏伊洛最受欢迎的人。”


 


“是的,姑娘们都会喜欢他……”


 


“他会是城堡的新国王,对吗?”国王对上新王后笑意盈盈的眼睛,并没有接话。


 


杰克十六岁这天,下着大雪。清晨时杰克醒来,冰冷干涩的风从窗子的缝隙钻进卧室里,杰克侧了个身,用厚厚的被子裹住自己,这么冷的天,他很不想起床。


 


“白雪王子,您该起床啦!今天是您的成年日呢。”那声音来自杰克的奶妈。十六年来奶妈一直照顾着杰克的生活,杰克很尊敬她,不过有的时候觉得她太啰嗦了,比如叫他起床的时候。


 


“索菲亚,不要再叫我‘白雪’了好吗,请叫我的名字吧。”杰克用力地揉着眼睛,努力让自己清醒起来,“请帮我拿一下衣橱里那套骑士装好吗,就白色和金色的那一套。谢谢。”


 


索菲亚应了一声,很快找到了那套衣服:“给,杰克王子。”


 


杰克终于露出了十六岁的第一个笑容:“谢谢你索菲亚,你声音可真甜。”


 


 


04


 


晚上的宴会非常热闹。邻国都知道夏伊洛的王子成年了,使者们纷纷带着各国的公主前来参加宴会,这些女孩儿们也不过十五六岁,她们鲜艳的像茫茫白雪中的点点红梅,每个人都装点着这场盛大的宴会。


 


“为什么王子还不出来?听说是个帅气的王子呢。”一位公主对着身边另一位公主说到。


 


“不知道,没见过。希望如此吧。”大概这位公主对这场宴会没什么兴趣,提问的公主这么想,这也不奇怪,这里肯定有被父母逼着过来参加宴会的公主。


 


国王带着王后走了出来,舞池中的人们纷纷敬礼,退到一旁。


 


“感谢大臣们、各国的公主和使者们,来参加杰克王子的成人礼宴会。在我授予杰克王子王冠后,大家就可以开始跳舞或者享用甜品了。”


 


国王发完话,杰克王子就从侧室走了出来。


 


公主们纷纷发出惊叹:天呐,那个王子太英俊了吧!


 


杰克王子穿着白色的骑士装,两肩上有金线刺绣,胸前佩戴着夏伊洛城的专属银制徽章。他身上还盖着大红色的披风,有两名仆人替他提着拖地的那部分,当王子走到国王面前时他们才放了下去。


 


“父王。”杰克将右手放至右胸前,欠身向国王行礼。


 


在国王给杰克王子戴王冠的时候,公主们又开始了讨论:“杰克!我听过他!他就是夏伊洛最美的王子……你们知道他的别名吗?是白雪。”


 


“上帝,他真是太好看了。”那个原来兴致缺缺的公主此刻脸上都泛起了红晕,“白雪王子……比白马王子要好看一百倍吧?”


 


“我等会儿要和他跳舞……这样杰克王子就会选我当他的未婚妻啦!”


 


“我也要!”


 


“你们不要那么自私,机会是公平的……我也要和他跳舞!”


 


新王后走过这群叽叽喳喳地女孩儿们面前,高傲地抬起头,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05


 


“哦!不!我是说……不可以……”杰克现在怕极了,他用右臂紧紧挡住自己的眼睛,不去看面前人。


 


夏伊洛的新王后——或者说,他的后母,正在他床边脱衣服。刚才杰克正准备和金石城的蕾娜公主跳一支舞,他的后母叫住了他,说国王还有一些东西要交给他,让杰克去他们房间拿。


 


杰克走进国王的卧室,正奇怪父王为什么不在这儿。新王后就在他身后悄悄地锁上了门。杰克吓得转身要逃,一下就撞进了后母的怀里。


 


年轻的后母抱住了杰克,虽然这几年杰克长得很快,但是他还是高挑美丽的后母矮了一截。


 


“杰克,你真的觉得外面那些花枝招展的女孩儿好看么?”王后的眼里仿佛有冰雪,但一转眼就变成了秋水。


 


杰克马上推开了她,王后撞到了门把手上,疼的她秀眉一蹙。


 


“我亲爱的,今天你成年了,你应该体会一下成年人的事情。”新王后脱去她的银白狐裘,然后解开了礼服的带子。


 


“可是你现在是我妈妈……我不能、我不能做出对你不敬的事情。”可怜的杰克王子,吓得声音都发抖了。


 


“所以有的时候我在想,如果我晚出生几年就好了。杰克,把你的手拿下来。看看我。”王后去碰杰克的手,被杰克一把打开。


 


杰克用双手挡住自己,而他的眼睛还是紧闭着。他摸索着捉住了王后的手,“对不起……虽然我没有把你当母亲……但是也不是……啊!”杰克惊叫了一声推开王后,颤抖着摸索着门锁、拧开,从房间里逃了出去。


 


国王的房间很温暖,杰克却只觉得让人窒息。他觉得他待不下去了。


 


这一晚,杰克再没有心思跳舞,平时爱吃的甜点也觉得其中夹了沙子,刚入口就马上吐到盘子里。


 


不行,真的待不下去了……杰克王子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在他十六岁的第二天,他来到国王面前,郑重的对国王说到:“国王,请您流放我吧。沙漠、雪原或者丛林,哪儿都可以。我犯下的错不可饶恕,请您流放我吧!”


 


“杰克,我的孩子,你才刚刚成年。你应该学着管理事务,而不是在这里闹小孩儿脾气。”


 


“可是父王……”


 


国王板起脸来:“没有可是,现在你就去书房看书吧。没有人会去打扰你。”


 


杰克王子委屈极了。他看着父王的脸就觉得愧疚,而他更不想看见王后,他的家简直变成了地狱,而只有他,无时无刻不受着煎熬。


 


好的,杰克想。你不流放我,我就自己流放自己。


 


 


06


 


杰克打开衣橱最上面的柜子,用儿时包裹他的小被子当背包。杰克想,既然是“被流放”,就一定不能穿得像个王子,可是他翻来翻去也找不出像平民一样的衣服,没有办法,他之后带了几件衬衫,其他衣服都不能穿。


 


还要带什么呢?还有他心爱的短剑,那是父王在他十岁生日的时候送他的,杰克宝贝的不行,就算现在是“被流放”的王子也必须带着这个,只要不被人发现就好了。


 


再见了父王,再见了索菲亚,我也许不会再回来了。


 


杰克站在柔软的毯子上,打开了房间的窗子。寒风卷着雪花飞了进来,杰克这才发觉外面有多么冷,他被城堡里的壁炉麻痹太久了。


 


最后杰克披上了他生日那天的大红色披风——那个很保暖。杰克王子就这样走出了城堡,他看了一眼国王卧室外的露台,然后匆匆离去。


 


真冷啊。杰克走在森林里,雪地靴在地上印出一串脚印,杰克一边打着哆嗦一边恐慌着,他害怕国王的队伍会沿着脚印找到他,所以他一直在森林里乱走想扰乱那些人的注意,但是他现在发现自己遇到了大麻烦。


 


他迷路了。


 


现在杰克又冷又饿又累,以至于他现在有点儿后悔,就一点儿。他想念房间里温暖的壁炉,还有索菲亚送来的甜粥和蛋糕……杰克想得快要流出眼泪了,他颓废的倒在一颗树下,树的叶子掉光了,杰克引起的震动让树上的积雪都抖了下来,刷刷的往杰克脸上砸。


 


杰克窝在大大的红色披风里,他红润的唇已经冻得发紫了,而北风还在不解人意地刮着。冷死了。杰克想。他把整张脸都埋进披风里。


 


杰克睡得迷迷糊糊,偶尔醒过来就捧一抔雪在手心里,等融化了就喝掉。杰克想,他大概会是世界上第一个被冻死的王子。


 


什么东西……踩我?


 


杰克睁开眼睛,然后他马上就清醒了。


 


嘿,伙计,你猜杰克看到了什么?


 


是一匹马。


 


 


07


 


棕色的皮毛,尾巴上还有没洗干净的泥巴,四个蹄子上裹上了棉布,这是为了让马在冰面上行走的时候不会打滑。


 


在森林里看见这样一匹马,那就说明附近有人。有人,就说明有火、有食物。


 


杰克下意识地动了动发育未完全的喉结,虽然他十分嫌弃这匹马——这确实不是一匹王子应该拥有的马。可是杰克又想,自己已经不是王子了(毕竟他现在正在被流放),还有什么好嫌弃的呢?


 


不过这样也不能改变杰克的想法。这匹马的样子简直……蠢透了。


 


棕马一直看着杰克,杰克想这匹马在这儿有一会了,也许他是要带我去找他的主人?杰克扶着树干试着站起来,他现在才发现他的腿已经冻麻了,杰克栽到了地上。


 


棕马仰着脖子叫了几声,转头走了。杰克拍拍身上的雪,拎起他的小包袱跟在马屁股后面。他肚子饿得在打鼓了,他真想快点儿找到马的主人,让他施舍一个硬面包或者一碗蘑菇汤之类的。


 


直到杰克快要走不下去,眼皮子都在打架了的时候,他终于看到了空地上的一处木屋。


 


棕马飞快地跑了起来,杰克只能有气无力地跟在它后面跑。


 


“埃德加,你终于回来了!有没有看见野兔?明天我可以顺便……”柯蒂斯看到一个孩子跌跌撞撞地跑过来,在跑到距离柯蒂斯十步远的时候终于停了下来。


 


柯蒂斯安抚了他的棕马,走过去扶住那个男孩儿,“嘿,你怎么了?”


 


“那个……你好……”杰克在冻得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个笑容,很快就维持不住,他的嗓子因为喝了冰凉的雪水而发烫,嗓音都是沙哑的,“我想要一个面包……我迷路了。”


 


柯蒂斯松了一口气,松开扶住男孩儿的手,对他说到:“那么先进屋里吧,屋子里暖和一些。”


 


杰克在他身后点点头,柯蒂斯打开门,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杰克回答了他,下一秒被屋内的热浪冲到脑袋疼,两眼一黑,双腿一软,昏了过去。


 


 


08


 


原木的房顶,湖蓝色的厚棉被。杰克一醒来就看到这两样东西。


 


他稍微转了转脑袋,砖头砌的壁炉里燃着旺火。杰克觉得好多了,就是饿的受不了。


 


“你醒了杰克。”有人推开了房门。


 


“嗯……我记得你,你叫?”杰克努力想了想,却不记得眼前这个人的名字。


 


“呃……那个,我叫柯蒂斯。”柯蒂斯把装蘑菇汤和黄油面包的盘子放在床边的桌子上。


 


杰克对着柯蒂斯笑了笑,“谢谢你,柯蒂斯。”


 


柯蒂斯也腼腆地对杰克笑了一下,“那你先吃,我出去了。”说着就离开了。


 


杰克目送着柯蒂斯出去,叹了一口气。那个男人看起来有三十岁,不过也许没有那么老,只不过他的胡茬有点吓人,是多久没有清理了?他头上的毛线帽看起来很搞笑——总而言之,杰克对他的印象就是,柯蒂斯和他的马一样,看起来很蠢。


 


直到傍晚,很蠢的柯蒂斯才回来。他左手拎着一只野兔,右手提着一捆干柴,腰间挂了一把斧头。


 


杰克对于柯蒂斯是个樵夫这件事一点儿都不感到奇怪。


 


如果柯蒂斯这样不是个樵夫反而会让杰克觉得奇怪呢。


 


“那个,杰克……我知道你是夏伊洛的王子。”柯蒂斯抬眼看餐桌上的杰克,王子果然在哪里都是王子,举手投足间的风度都不是樵夫能学到的,谁能像杰克一样用勺子喝最粗糙的蘑菇汤都如此优雅呢?柯蒂斯看得有些痴了。


 


“我被流放了,先生。”杰克垂下眼帘,眼里似有泪光闪动,“我可以学做家务,艾弗莱特先生,可以让我留在这儿吗?至少等这寒冷的冬天过去。”


 


没有人可以拒绝杰克,就算他不是王子也无法让人拒绝。


 


“当然、当然……可以!”柯蒂斯激动地回答到,“您不嫌弃这里就好了。”


 


杰克用柯蒂斯为他烧好的热水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要穿衣服的时候才发现他放在包袱里的衬衫都被雪水浸湿了。杰克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出声叫了一声柯蒂斯。


 


“怎么了,杰克?”柯蒂斯正在洗碗,他手上的泡泡还没洗干净就跑了过来。


 


“我衣服都湿了……请问你有衣服能借我穿吗?”杰克从没有穿过别人的衣服,他内心其实极度拒绝穿樵夫的衣服,他不知道他的皮肤受不受得了,但是比起这个,杰克更不想光着身子在别人家走来走去。


 


柯蒂斯老脸一红,嘴上答应着哒哒哒地跑上楼,把手上的一点泡泡都蹭在自己的粗麻衣服上。他在自己的小衣柜里翻翻找找,终于找出一件压箱底的衬衫。


 


杰克穿着柯蒂斯的衬衫,身下只穿了条内裤。柯蒂斯的衬衫很大,肩膀处松松垮垮的耷拉着,杰克觉得自己像穿了条裙子。


 


“这个很舒服吧?这个是我参军回来后宫廷发的,我就试穿过一次。”柯蒂斯憨厚地笑着。


 


杰克轻轻地点头,确实很舒服。他还以为柯蒂斯会给他找一件抹布一样的衣服。


 


“谢谢你柯蒂斯。”杰克对柯蒂斯弯腰致谢,柯蒂斯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好像他被王室冠上了什么荣耀似的。柯蒂斯挠着脑袋,对杰克说:“那么杰克你快去睡觉吧,睡我的房间。就在楼上。”


 


“那你呢?”杰克问他。


 


“我嘛,我可以睡地毯上、或者和埃德加一起……”


 


杰克“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他对柯蒂斯说:“没关系,只要给我一床被子,一个软一点的枕头,我可以睡在你房间的地板上。”


 


 


09


 


杰克睡了两天地板,柯蒂斯实在过意不去。于是两人商量好了,一起睡床上。


 


杰克把他的软枕头放在靠墙的那一边,把珍贵的短剑藏在枕头底下,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条“长面包虫”。能睡到床就不错了,杰克想,挤一点就挤一点吧。


 


柯蒂斯小心翼翼地往床边挪,生怕挤到了杰克。他想城堡里的床一定很大,可以让杰克随便滚来滚去。而他的小床,滚两圈就会栽到地上。


 


“你睡得舒服吗,杰克?”黑暗中,柯蒂斯询问到。


 


“很舒服,柯蒂斯。晚安。”杰克回答他,又暗暗地用腿夹紧了被子。


 


“晚安。”柯蒂斯也回到。


 


这个冬季的夜晚很安静,也很尴尬。


 


柯蒂斯每天都要出去砍柴,有的时候会带上埃德加帮忙。不过柯蒂斯要打猎的时候就不会带上埃德加。杰克换上了柯蒂斯给他做的皮袄和棉裤,整个人被塞得像森林里几个月大的小熊,简直快要走不动路,但是杰克很开心,他这样很暖和,在冰天雪地里也不会觉得冷,他的唇自从来到柯蒂斯家后一直红的像城堡花园里的玫瑰。


 


“柯蒂斯,你要去打猎吗?带我一起去吧。”杰克发现柯蒂斯带了猎叉,他知道柯蒂斯又要去打野兔了,他一直想跟着去。


 


柯蒂斯戴好了他脏兮兮的黑色毛线帽,看了一眼杰克,这个小家伙已经求了他不下五次了,每次柯蒂斯拒绝的时候都不敢看杰克的眼睛,他怕那么美丽的眼睛被咸涩的泪水打湿。


 


这一次杰克可不放过他,抓着柯蒂斯的肩膀让柯蒂斯看自己,杰克又一次开口:“好吗?就这一次,我保证不添乱。”


 


柯蒂斯没办法拒绝了:“好吧。”


 


杰克雀跃着在餐桌前转了一圈,对柯蒂斯说:“等我一下,我拿个东西就走吧。”


 


杰克很快就下楼了,“走吧。”


 


柯蒂斯问他:“你拿了什么?”


 


杰克对柯蒂斯眨眨眼:“这个不能告诉你,柯蒂斯。”


 


柯蒂斯也不在意,带着杰克出门了。柯蒂斯很熟悉森林,杰克对此十分羡慕和佩服,他想知道为什么这里就像柯蒂斯的花园一样,柯蒂斯怎么绕都不会迷路,可是王子的一点小骄傲让他没有问出来。


 


今天收获颇丰,柯蒂斯捉了两只兔子,还在树洞里找到一条鹿腿。杰克抱着一只兔子,高兴地问柯蒂斯:“我可以不吃掉它吗?我想养着它。”


 


柯蒂斯正在砍树木的细枝,他回到:“可以。”


 


杰克笑着说:“柯蒂斯,我真喜欢你,你真是太善解人意了。”柯蒂斯一回头,才发现杰克是对着兔子在说话。


 


 


10


 


杰克在森林里过得很快乐,柯蒂斯很照顾他,什么事都依着他。给杰克买最舒服的衬衫和长裤,杰克的枕头换了一个又一个,餐桌上的饭菜也丰富起来,除了那张床,杰克觉得这里很城堡根本没什么两样。


 


杰克看到过柯蒂斯手上的裂痕和茧,为了那些东西,柯蒂斯一声不吭地钻进林子里砍柴,去城里换成钱币,再用钱币换来给杰克享用的好东西。


 


柯蒂斯一定很辛苦吧。


 


杰克不好意思过了冬天就走,柯蒂斯对他太好了。他至少也要回报一下柯蒂斯。


 


杰克学会了洗碗和做菜,然后是洗衣服。他第一次洗衣服的时候把泡泡弄进了眼睛了,疼得他直流眼泪,听到马蹄声,杰克马上就朝着声音扑了过去,他还一直用沾着肥皂水的手揉眼睛。杰克扑进柯蒂斯的怀里,委屈的哇哇大哭:柯蒂斯,好疼!我的眼睛睁不开了……我要瞎了吗?我不要……柯蒂斯救我……


 


柯蒂斯把毛巾用清水泡湿,温柔地擦拭杰克的眼睛。杰克终于不哭了,他睁开眼睛看到柯蒂斯,马上紧紧的抱住他——“我以为我真的什么都看不见了,柯蒂斯。能看到你真是太好了。”杰克的声音软软的,他浑身一股肥皂的香味儿,柯蒂斯抬起手,良久才回抱住杰克。


 


杰克终于能把家务做得很好了。柯蒂斯去砍柴的时候他在家里洗柯蒂斯的脏衣服,在柯蒂斯回来之前做好晚饭。有时候杰克会在房子周围割马草,真奇怪,他现在觉得那匹叫埃德加的马都可爱了不少。


 


“埃德加,柯蒂斯真是个好人,对吧?”杰克摸着埃德加的鬃毛,想着柯蒂斯的手也曾经这样摸过这匹马。


 


埃德加甩了甩尾巴。


 


“好的,我知道了。”


 


杰克拍拍马儿,离开了马厩。


 


杰克看着那匹不漂亮的棕毛马,再看看晾衣绳上的湿衣服,不由得笑了起来。


 


柯蒂斯背着柴远远地走来。他走过小河上的石桥,走过开满野花的小路,走到杰克身边。


 


“我回来了。”柯蒂斯对他说。


 


“嗯。”杰克看着柯蒂斯的眼睛,回应到。


 


“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杰克?”


 


杰克笑了两声,便转身走了。柯蒂斯听到杰克说“因为有夕阳啊,笨蛋柯蒂斯。”


 


柯蒂斯背着柴讷讷地走在后面,杰克在前面肆无忌惮地笑着。


 


我是喜欢柯蒂斯的吧。杰克想。


 


11


 


杰克在森林里度过了四个生日。


 


每一次生日杰克都会把那件红披风穿上,然后在温暖的餐厅里和柯蒂斯一起吃鹿肉,喝葡萄酒。


 


柯蒂斯很开心,但又很担心。杰克已经和他差不多高了,从他眼中的小孩儿变成了真正的大人,但是杰克从没离开过森林,他大概不知道夏伊洛城已经有了个小公主,杰克王子似乎被人们遗忘了。


 


今年杰克二十岁了。


 


二十岁了啊,杰克叹了口气。按照他十五岁时的人生计划,这个时候他应该娶到了一位美丽的公主,如果快一点点,他们可能有了可爱的孩子。


 


可是……


 


杰克忧伤了起来,难道柯蒂斯不喜欢他吗?


 


他和柯蒂斯住了四年,挨着柯蒂斯睡了四年,但是柯蒂斯似乎除了对他好之外什么都不会。杰克曾经偷偷试过在夜里亲柯蒂斯的脸,但柯蒂斯睡得像猪一样。


 


一点反应都没有。


 


杰克在这四年里长高了不少,他已经和柯蒂斯差不多高了。两个大男人睡那样一张床是有些挤,但是杰克不想让柯蒂斯换掉,柯蒂斯也不说。杰克觉得柯蒂斯一定喜欢他。


 


这天晚饭前,杰克去树林里采了野花,把花放进餐桌上的陶瓷花瓶里。柯蒂斯回来了,他正想着劝说杰克回到夏伊洛,但还没想好怎么开口。


 


杰克拉住柯蒂斯问:“你怎么了柯蒂斯?你有心事。”


 


柯蒂斯连忙摇头:“没有,杰克。”


 


杰克便不再追问,拉着柯蒂斯坐到餐桌前,他对柯蒂斯说:“柯蒂斯,我现在要问你几个问题,你一定要诚实回答我。”


 


柯蒂斯紧张了起来,但他还是说:“好。”


 


杰克说:“艾弗莱特先生,描述一下我的外貌吧。”


 


柯蒂斯看了看杰克,很快低下头:“唇红如玫瑰、发黑如乌木、皮肤白嫩如雪……你一定是夏伊洛最好看的人。”


 


杰克笑了一下,又说:“艾弗莱特先生,你还没有妻子吧?”


 


“没有。”


 


“那么,”杰克突然握住了柯蒂斯的手,“请回答最后一个问题,你喜欢我吗?”


 


柯蒂斯觉得自己就像路边的一棵小树苗,措防不及地挨了一斧头。柯蒂斯想抽回自己的手,但是杰克抓得太紧了,他听到杰克说:“柯蒂斯,我不想走了,我想一直陪着你,就在这儿陪着你。”


 


“可是您是夏伊洛的王子,您必须回去!”柯蒂斯挣开了杰克的手,慌张着要跑。


 


杰克拦住他:“因为我不是公主,所以你不喜欢我?”


 


“不是的。”柯蒂斯答。


 


“那你就是喜欢我。”


 


“我……我只是个砍柴的。”


 


“我也不是王子,我是一个被流放的可怜人。”


 


柯蒂斯还是摇头,他垂着头不敢看杰克。他害怕一忍不住就抱住杰克,吻上他、甚至……这不行。


 


柯蒂斯跑了出去。


 


很晚的夜里,柯蒂斯才回家。他甚至不敢上楼,但他还是不放心,他希望杰克走,又不希望杰克走。他推开卧室的门,杰克静静地躺在床上,月光洒在他的身上,他的皮肤显得更白了,柯蒂斯隐隐看得到那娇艳如玫瑰的红唇……柯蒂斯想到那个久远的“白雪王子”,世界上除了杰克也没有人能担得起这个名称了吧。


 


柯蒂斯正想关上门下楼,杰克突然坐了起来。


 


柯蒂斯惊讶地看着他,杰克气得眼圈都泛着红。


 


 


13


 


混蛋!男孩子闭上眼就是要让你亲他啊!


End.


 


 


 


 


 


 


 


 


 


 


 


 


 


 


 


 


 


 


 


=傻兮兮的番外·人人都爱的白雪王子=


 


柯蒂斯的斧头掉进河里了。


 


柯蒂斯很着急,没有斧头他就不能砍柴,他不能让家里的杰克受委屈。但是河水很深,斧头找不到了。柯蒂斯双手合十,乞求河神的出现。


 


“樵夫,你有什么事情啊?”河神出现了。


 


“尊敬的河神,我的斧头不见了,你能帮我找一找吗?”


 


“哦。你为什么要找斧头?”


 


“我要努力砍柴,让杰克过上幸福的生活。”


 


“杰克?是夏伊洛的‘白雪王子’吗?”


 


“曾经是。”


 


“金斧头和银斧头拿去卖了,让王子吃好的穿好的。你的斧头也还给你,你就继续砍柴吧。”


 


柯蒂斯回到家。


 


“杰克,我今天走运了。你看。”柯蒂斯拿出金斧头和银斧头。


 


“哦,亲爱的。其实我们还有其他东西……”杰克从枕头底下找出他心爱的短剑,抠下一块蓝宝石,“你看。”


 


“这怎么行,这么珍贵的东西。”


 


杰克摸了摸柯蒂斯的胡子,搂着他的脖子吻了上去:“你最珍贵。”


 

评论

热度(193)

  1. 长生翼五鹿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