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如斯

【火TJ】Too Sweet

polinavasily:

 一个甜饼,送给一直被我捅刀的 @枫糖浆  @蛮荒之地  @香草Dumpling    




      Thomas回来过了,冰箱里的意大利面就是证据。


      这份意大利面还是昨天Thomas回家的时候Johnny给他做的,Thomas从不做饭,吃外卖时常会胃疼,喂饱二人的重责自然而然就落在了Johnny的身上,而他也不负所望,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达到了从黑暗料理到烛光料理的飞跃。他总标榜说这是因为爱,如果没有Thomas,他大概就心安理得地做一辈子外卖党了。


      可是现在,当Johnny将冷掉的意面放进微波炉里加热之后,意面开始散发出一股诡异的甜香,他尝了一口,当即就把嘴里的意面吐掉了。


      属于培根的鲜香和奶油的浓厚口感消失了,整盘意面像是被人扔进蜂蜜里浸泡了三天三夜,对于不太喜欢甜食的Johnny来说,这简直是非人道的折磨。


      Johnny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打开冰箱,将冰箱里寄存的食物尝了个遍,鸡翅是香草味的,烤鱼是草莓味的,奶油蘑菇汤是巧克力的味的,蓝莓派——谢天谢地,还是蓝莓味的。


      Johnny绕着房子走了一圈,发现食物通通变了味道,圆滚滚也被抱走了。这说明Thomas真的生气了。


       Johnny和Thomas前几天吵架了,原因还挺傻的。Thomas当即摔门而去,整整三天三夜都没回家。他们还年轻,很少发生争执,自然也就不懂得如何应对争执后的冷战。Johnny绝望地以为他们彻底完了,约了朋友一起去酒吧买醉,那天他大概是疯了,用伏特加兑着威士忌喝,桌前摆满了空酒罐,后来被朋友们一起送回了家。


      等到第二天他宿醉醒来的时候,发现Thomas正坐在床边看着他,手里还握着一杯温热的蜂蜜水。


       事情发展到这里本该有个完美的结局。如果Johnny没唱那首歌的话。


      Johnny不是个专业歌手,他在大学时组过乐队,写过几首歌,但也是玩票性质居多。那天他在酒吧买醉的时候大概和艺术之神通了灵,竟然兴致勃勃地跑到钢琴边自弹自唱了一首新歌,歌词里还愤怒直言Thomas是个不正常的小怪物,小时候大概被蛋糕魔兽咬过,谁遇上他谁倒霉。


       当夜就有人将Johnny唱歌的视频传到了Facebook和Youtube上,第二天,Johnny和这首歌火遍全国。但这算不上什么幸事,因为得知真相的Thomas又一次被惹怒了,他不仅收拾东西离开了公寓,还决绝地添上了一句:“我们完了。”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Johnny,因为Thomas确实有点不正常,如果说他是个小怪兽,到也勉强说得通。一直以来,Thomas都有一个隐藏得很好的小秘密,除了他的家人和爱人,没有其他人知道。


      他能把食物变甜。


      无论是辣味、咸味或是苦味的食物,只要被Thomas碰过,就会立刻丧失原有的味道,变成各式各样的甜味。小时候,话都说不利索的Thomas一直坚定地拒绝自己吃饭,刚开始他的母亲Elaine还以为是他太过骄纵,直到Thomas哭着说食物太甜,和妈妈喂给我的不一样时,她才发现,有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降临在了她的儿子身上。


        这种能力很难用科学来解释,医生们为Thomas做了一个彻底的全身检查,结果一切正常。他只不过能把玻璃杯里的白开水变成糖水,但身体各项指标与普通儿童没什么区别。没有发现异常,治疗也就无从谈起。Elaine失望地带着Thomas回了家,为了能让他品尝到食物真正的味道,从那天起,他的一日三餐都由家人来喂。后来上了幼儿园,年幼的小Douglas主动承担起了照顾哥哥的职责,将食物一点一点地喂给哥哥吃。


      可是到了小学,吃东西还由弟弟喂不但是不正常的,还会招致他人的嘲笑和蔑视。于是Thomas拒绝了Douglas的帮助,宁愿每天午饭都吃甜食,也要亲手将食物送进自己的嘴里。


       后来Thomas遇到了Johnny,一个不爱吃甜食,却像是喝着蜂蜜长大的傻瓜。那天Johnny见义勇为帮姑娘抓小偷,将刚买的汉堡往Thomas手里随意一塞就冲了出去。等他抓到小偷后,Thomas还在原地等着他,手里拿着他的外卖袋子,紧张地几乎要将蔬菜和肉饼从面包片里挤出来了。


       Johnny饿坏了,他冲Thomas友好地笑了笑,接着急不可耐地扯开包装纸想要饱餐一顿,他咬了一大口汉堡在嘴里嚼了嚼,下一秒钟脸上浮现出的神情让Thomas一辈子都忘不掉。


       他英俊、可爱的脸看起来像是要哭了。


     “怎么是甜的。”他懊丧地问,嘴里的食物咽不下去,吐不出来,这让Thomas非常内疚。


    “或许是制作过程中出了点纰漏。”Thomas心虚地自下而上看了这个陌生人一眼,佯作热情地对他说,“要不我去请你吃点别的吧。”


      Thomas和Johnny自此之后便成为了朋友,两个人经常在各种餐厅见面。有一次,Johnny带Thomas去一家他最喜欢的意大利餐厅吃饭,两个人都点了店里的招牌菜龙虾意面。金灿灿的面条上卧着一整只龙虾,看得人颇有食欲。Johnny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吃饭了,比起自己,他倒是更关心Thomas的用餐体验,他兴致勃勃地问Thomas,“怎么样?好吃吗?”


      Thomas没怎么咀嚼就吞下了一口意面,他望着Johnny溢满期待的蓝眼睛,突然觉得自己没法诚实地回答这个问题。要告诉Johnny他只吃到一股枫糖浆味吗?他说不出口。


      “……面条口感非常正宗,多咀嚼几下就能品尝出小麦的甜香。再配上龙虾的鲜美,让我想起了那不勒斯带着淡淡咸味的海风。那里生机勃勃,阳光洒在刚结成的紫红色的葡萄上,为它们积聚着糖分。姑娘们并肩走在古老的街道上,手中的榆树篮里装着新鲜的番茄,微风掀起她们翩跹的裙角,将欢声笑语送至远方……”


      Johnny目瞪口呆地望着Thomas,噗地一声笑了出来,“我只是问你好吃不好吃呀Thomas,你偏题偏到哪里去了?我看你几乎要把整个意大利抖出来了。”


      因为有过这样不算美好的体验,Thomas更倾向于将Johnny约在甜品店见面。Johnny其实并不喜欢甜食,但他误以为Thomas喜欢,所以从未拒绝过他。他向Thomas正式告白的那天特意定做了一个双层的奶油蛋糕送给他,Thomas接受了Johnny的爱,但实在不想接受那个蛋糕。可是,当Johnny又用那双明亮、快活又蕴含着万分期待的蓝眼睛看着他时,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他像一个专业演员一样切下了一大块奶油蛋糕塞进了嘴里,被他碰过的蛋糕变得更甜了,好像它不是用牛奶、面粉而仅仅是用白糖烘培而成的。Thomas尝试着咽了一口蛋糕,眼睛里闪动着泪花。他几乎以为自己要被甜死了。


      Johnny以为Thomas是喜极而泣,便心满意足地将他圈在了怀里,凑上去舔掉了蹭在他脸颊和鼻子上的奶油。


     “如果你喜欢,我们可以用糖果和蛋糕把我们的家堆成糖果屋。”Johnny 体贴地、满怀爱意地许诺道。


       不……Thomas从心底里发出一声绝望的悲鸣,半是感动半是无奈地将脸埋进Johnny的肩膀,双手紧紧攥着他的衣服。


       太甜了,他哭着想,这实在是太甜了。


       Thomas的秘密没过多久就被Johnny发现了。起因是校内的一次篮球赛,刚结束比赛的Johnny迫不及待地冲到Thomas面前,一边吐着舌头抱怨太渴,一边不顾Thomas的反对从他手里抢走了一瓶还没开封的矿泉水。Johnny扭开瓶盖喝了一大口,突然停下来看了一眼瓶子上的标签。他鼓着腮帮子,嘴里含着一口水,像是第一次吃到冰淇淋的小男孩一样惊奇地看着Thomas。


       他咽下了那口水,不解地问:“Thomas,你在水里加了什么?”


      Thomas张着嘴巴愣了几秒,立刻回答道:“我什么也没加,你刚拿到它的时候它还是未开封的,不是吗?”


       Johnny点了点头,自言自语地说:“那就是水的质量有问题了,它是甜的……”


      突然,Johnny痛苦不堪地弯下腰,双手紧紧地捂住了肚子,深深地低下头,虚弱地说:“我好像中毒了。那瓶水有毒。”他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因疼痛而微微发颤,那让Thomas在一时间方寸大乱。他连忙跑过去扶住Johnny,一面语无伦次地向他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碰过那瓶水,我自己喝都没事,我不知道你们不能喝……我马上叫救护车。”


      Johnny突然抬起头,双手捧住Thomas的脸颊,将他拉向自己,看起来既不感到疼痛也没有中毒。“我没事。”他不太高兴地说,“可你好像有什么小秘密瞒着我。”


      于是Thomas就在一家麦当劳里向Johnny摊了牌,他说的很简短,手里还拿着一个Johnny硬塞给他的汉堡。他想那个汉堡大概早就变成了香草味,甚至是可可味。


       Johnny一边咀嚼着食物一边认真地听着,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他问Thomas,“也就是说,所有被你碰过的东西都会变甜。”


        Thomas点了点头,不自觉地握紧了手中的汉堡,几乎要把它压扁了。


      “我想尝尝你手里的那个。”Johnny说。


      于是Thomas拆开了包装纸,将汉堡递到Johnny的嘴边。Johnny按照习惯狠狠咬了一大口,一种类似于树莓马卡龙的甜香立刻在他的舌头上转起了圈,可那口感分明是属于牛肉、面包、生菜和芝士的。Johnny嚼了嚼汉堡,努力地吞咽下去。他又问,“所以你每次吃到的都是这个味道?”


    “味道是不固定的。”Thomas有点委屈地说,“上次你带我去吃的那家哈萨克斯坦烤肉是奇异果味的。”


      Johnny笑了起来,他把自己的汉堡递到了Thomas嘴边,温和地说:“你吃这个吧,我喂你。”


     “不要。”Thomas偷偷看了一眼四周,“那显得太傻了。”


     “这有什么的?我是在正直地帮你,又不是故意秀恩爱。”Johnny用脚尖轻轻踹了踹Thomas的脚,催促他:“快吃快吃,一会儿就凉了。”


       Thomas羞涩地眨了眨眼睛,在Johnny的汉堡上轻轻咬了一小口。他没有感受到任何不正常的甜味,牛肉是咸的,番茄酱是酸的,面包尝起来有点淡淡的小麦香。Thomas突然笑了起来,可立刻又觉得自己笑得实在是太傻。他只不过是吃了一口最不入流的快餐,却幸福的好像咬到了金苹果。


     “感觉怎么样?”Johnny用手指轻轻刮了一下Thomas的脸颊,眼睛里映着他的影子。他那么年轻而单纯,只要自己所爱的人吃到一口正常的食物,他就会觉得幸福。


     “很幸福。”Thomas说。


      Johnny笑了起来,忍不住又捏了捏Thomas的脸,“我问你味道。”


      Thomas佯作不满地扭过头,低声重复道:“就是很幸福。”


      那是他们的热恋期。一切都好像阳光落在了澄澈的湖水里,映出一片波光粼粼的金色。Johnny开始为Thomas学习做饭,再一口一口地喂给他吃,好像他们就能这样持续一辈子。后来,他们养了一只圆头圆脑的苏格兰折耳猫,取名叫圆滚滚,这便有了责任,便更像是一个家。


      但是,世界上的每一段感情都要承受各种各样的考验。Thomas和Johnny也不例外。大学毕业之后,Johnny一下子变得非常忙碌,他加入了NASA,常常需要上天入地的工作。人一忙起来就容易忘记很多重要的事情,比如Thomas的生日,比如他们的纪念日,比如他们约定好要和Thomas的父母见面的日子。Thomas生性温和包容,对Johnny的忙碌也选择了体谅而不是斥责。直到有一次,Thomas突然发现圆滚滚碗里的罐头分毫未动,他就问Johnny,“你是不是给圆滚滚吃零食了?它看起来没什么胃口。”


     “我没有。”Johnny刚刚从国际空间站回来,又和同事们经历了一次彻夜狂欢,他现在困得不得了,声音也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是不是你不小心碰到了滚滚的猫粮,所以它不喜欢吃了?”


      Thomas突然感到没来由的有些生气,他确实有个不太方便的能力,可也不能就这样把责任推卸到他身上,他反驳Johnny,“我没有。我总是很小心。”


      Johnny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Thomas身边懒洋洋地抱住了他,“大概是天气太热滚滚吃不下。”他隔着衣服亲了亲Thomas的肩膀,“别担心了好吗?”


     “可是圆滚滚的胃口一直很好。从来不会吃不下东西。”Thomas挣脱了Johnny,俯下身子仔细地看了看圆滚滚的猫粮,他感到有些奇怪,便走进厨房从垃圾袋里翻出了罐头盒。


      “Johnny。”Thomas愠怒地将罐头盒举到了Johnny的面前,“这是给成年猫咪吃的。圆滚滚才五个月。你买这个给它它当然吃不下。”


      Johnny正躺在地上,双手将圆滚滚举高,他听到Thomas的话后转过了头,看了一眼那个罐头,“我大概是忘记了。”他心虚地坐了起来,把猫咪搂进了怀里,“抱歉Thomas。”


     “忘记了?”Thomas高声质问Johnny,“还有什么是你不会忘的?圆滚滚还那么小,要是它误食了不恰当的食物它可能会死的!你能不能有点责任心,还是你呆在太空太久了,忘记在地球怎么生活了?”


     “Thomas……你为什么说话这么刻薄。”Johnny也开始生起气来,“工作也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你不是也有自己的工作吗?”


      圆滚滚意识到Thomas和Johnny吵架了,它不愿意夹在两个人的怒火中间,因此挣扎着想要从Johnny的手中钻出来。可Johnny的手不紧也不松地卡着它的肚子,使它完全动弹不得,只能被动地听着两个“爸爸”吵架。


    “你是有你的工作。可前提是买对圆滚滚的罐头!一个记不住该怎么喂自己的宠物、记不住什么时候该去拜访恋人父母的宇航员难道能记住宇宙飞船中复杂的操作和指令吗?你现在都没被NASA炒鱿鱼可真是个奇迹。还是说你所工作的地方根本就是一个安置毕业大学生的慈善机构。”


       Johnny不可置信地看着Thomas,好像在看一个陌生人又或是画中跳出来的恶魔,他聪明、机敏、善于言辞,最擅长滔滔不绝、喋喋不休,常常能让Sue又或是Reed哑口无言,可是面对Thomas,哑口无言地那一个反而变成了他。他张着嘴愣了半天,轻声感叹道:“你疯了吗?”


      Thomas咄咄逼人的气势突然垮了下来,他避开Johnny的目光,头痛地揉了揉额角,无可奈何地对他说:“我想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下。”


      接着,他就拿起外套冲出了家门。


      那天Johnny承受到了自大学以来最大的打击,他喝了很多酒,抱着圆滚滚躺在床上,一下又一下地摸着它毛茸茸的脑袋,伤心地说:“滚滚,我们被抛弃了,Thomas不要我们了。”


       猫咪轻轻叫了一声以示应答,不过那语气可不算温和,它最后是踩着Johnny的胸口跳下床的。


      后来,Thomas终于消气回了家,要不是那首歌,他们本来都要和好了。


      Johnny记得那天Thomas有多受伤,他在屋子里踱来踱去,将能找到的所有垫子、衣服和卷纸通通往Johnny身上扔。最后,他的手里抱着一本英文词典,高高地举起来,又挫败地放了下来。


     “你竟然说我是不正常的小怪兽。”他哽咽着说,“我们完了。”


      Johnny最后追着Thomas下了楼,却仍旧是晚了一步,眼睁睁地看着Thomas跳上了一辆出租车。后来,大概是趁着Johnny不在家的时候,Thomas回家带走了圆滚滚,还把家里所有的食物都摸了一遍。


      Johnny尝试着联系Thomas,但电话那头总是无人应答。有几次他借了Sue的手机打了过去,刚一开口就被撂了电话。可几天后他就要和Reed一同参加一个新的太空任务,没什么时间去赢得Thomas的原谅,无奈之下,Johnny联系了Thomas的弟弟Douglas。年轻的议员声音里透着显而易见的疲惫,他告诉Johnny,Thomas现在确实回了家,还声称要和圆滚滚相依为命一辈子。不过每次Johnny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都会对着来电显示发呆。Douglas认为Johnny和Thomas的感情进入了一个倦怠期,这个时候有很多矛盾也不奇怪。分开一段时间彼此冷静一下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他会好好劝劝Thomas,相信他会回心转意的。


      Johnny想了想,在几天后同姐姐Susan一起踏上了宇宙飞船。


      这次任务并不算顺利,由于计算失误,全体船员被不明宇宙射线照射,在回到地球后不得不躺在医院里接受检查。除了时不时会突然自燃外,Johnny倒是没什么大碍,他那张富有魅力的英俊脸蛋也毫无损伤。于是他偷偷给Douglas发了一条短信:Doug,你就说我被宇宙射线照到,快要不行了,Thomas肯定会来看我的。


      接到短信的Douglas翻了个白眼,他动用了全部理智和遗传自总统家族的冷静来克制自己,才不至于冲到Johnny面前将手机摔在他的脸上。


      不过,他还是委婉地将这个消息转达给了Thomas。他隐去了Johnny生命垂危的部分,只谈及了计算失误和宇宙射线。他不知道Thomas在第一次听到这个这个消息的时候有多么震惊和悲痛,他眼前甚至浮现出了一只Johnny Storm版本的忍者神龟和哥斯拉。


       当Thomas赶到医院时,Johnny正一动不动地趴在床上,将脸深深地埋进枕头里。Thomas忐忑不安地坐在床上,伸出手轻轻推了推Johnny。


     “我来了。”


      Johnny简短地嗯了一声,并没有把脸转过来。Thomas微微蹙眉,难道让他猜中了?Johnny真的被射线改造成忍者神龟了?


     “Johnny,转过来,让我看看你。”


      Johnny发出一声类似于哭腔的呻吟,“我没脸见你了。”他说,“我变成小怪物了。”


     “没关系。”Thomas温柔地、痛惜地说,“即使你变成异形我也不在乎。转过来,让我看看你,我好久都没有好好看看你了。”


      “真的吗?你不会害怕吗?”Johnny难过地问。


      “当然不会。”Thomas耐心地说,“我爱你。”


       Johnny在枕头里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他像煎锅里的煎饼一样翻了过来,朝Thomas露出了一个可恨的笑容。他依旧那么英俊,那么神采奕奕、那么让Thomas想扣他一脸的柠檬派。


       Johnny收敛了笑容,小心翼翼地问Thomas:“生气了?”


      “没有。”Thomas冷着脸回答道。


      “很生气吗?”Johnny又问。


       Thomas瞥了一眼Johnny,“嗯。”


      “对不起。”Johnny坐了起来,可怜兮兮地看着Thomas,“都是我的错。”


      “你是说那首歌,还是说今天的恶作剧。”


      “都有。”Johnny愧疚地低下了头,偷偷去拉Thomas的手。Thomas虽然没有回应,可也没有拒绝。


      Johnny握紧了Thomas的右手轻轻摇了摇,对他说,“看。”他打了一个响指,一簇火苗从他的指尖腾空而起,像一条漂亮夺目的丝带,“射线的副作用,我现在还不能很好的控制它。不过,我很高兴能和你一起做小怪物了。”


      “你才是小怪物。”Thomas板着脸反驳道。


       Johnny笑了起来,像个孩子一样故意和Thomas唱反调,“你明明也是。或许滚滚也是,我总觉得它能听懂我们说话。一家子小怪物不好吗?”


     “我和滚滚还没打算原谅你。”Thomas扬起下巴,露出了无力的傲慢和虚伪的冷酷,“你必须接受惩罚。”


     “什么惩罚?”Johnny侧着脑袋,眼睛笑得像两弯新月,“无论什么我都愿意承受。”


      这时,护士来病房给Johnny送午餐了,Thomas站起来接过餐盘,亲手将午餐端到了Johnny面前。


     “吃了吧。”Thomas平静地说。


       Johnny刚刚还熠熠生辉的英俊面庞在一瞬间垮了下来,他苦兮兮地看着Thomas,看起来可怜极了,“亲爱的,今天送来的是肉汤、土豆泥,花椰菜沙拉和面包。”


     “是呀。”Thomas面不改色地将勺子递给了Johnny,“午餐要趁热吃。”


      “宝贝。”Johnny继续软语恳求道,“你走之后家里的食物我都没有浪费,一口一口都吃掉了。那可是整整一冰箱!”


      “那也不差这一顿了。”Thomas微笑起来,像极了童话里飘忽不定的柴郡猫。


      Johnny有点恐惧地看了一眼他的午餐,几乎是不加咀嚼地消灭了白巧克力味的花椰菜沙拉和焦糖布丁口味的土豆泥,最后闭着眼睛端起草莓味的牛肉汤一饮而尽。好像比受刑还痛苦。


    “吃完了。”Johnny讨好似的将餐盘推到了Thomas的面前。眼睛一错不错地盯着他看。


      Thomas斜睨了Johnny一眼,他现在这幅样子像极了做错事的圆滚滚,鼓鼓的脸颊下大概还塞着一点味道诡异的面包没咽下去。Thomas转过脸,忍不住笑了起来。


      Johnny握住Thomas的手,得寸进尺地撒起娇来,“你知道吗,这几天我身边没有你,吃什么都是苦的。”


     “闭嘴。”Thomas不耐烦地抽出手,将Johnny摁回病床上,凑上去吻住了他的嘴。毫不意外的是,他在Johnny的唇上尝到了草莓牛肉汤的味道。


      太甜了。Thomas忍不住想,他赌气地咬了一口Johnny的嘴唇,引起他一声痛呼。


      真是太甜了。


     END


     文中出现的“生气了吗?”“没有。”“很生气吗?”“嗯。”是一个俄罗斯笑话。

评论

热度(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