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如斯

【Evanstan/火TJ】我的仓鼠情人 火TJ篇(4)

kitabinn:

**仓鼠AU,主人小火X布丁TJ,你们要的火撞裸胖来了。


*本章主要过渡,欢迎收看Thomas玩脱全纪录第二期和Thomas的万万没想到第一季


  到后面感觉我都在放飞自我了,下一章遛一遛柯王子和盾冬


首:(1)       续:(3)


-----------------------


Thomas就那么站在桌子面前,看着不远处那块玻璃装饰上映出的那一位全身赤裸,有着棕色卷发的绿眸青年,一脸懵逼。


他觉得自己大概应该庆幸Johnny出门的时候把窗帘给拉上了,不然看看他现在一丝不挂的样子,对面楼的人现在估计已经给警察局打电话说发现了暴露狂。


这根本没办法用常理解释,Thomas的内心纠结了很久,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他从出生起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一直以来他的身边只有Jack和Bucky,而他们也从来没有跟自己提到过类似的事情。活到这么大,Thomas从来都以为自己应当是一只普通的仓鼠。


呃……好吧,他也不知道普通的仓鼠听不听得懂人类讲话,或许他算一只比较聪明的仓鼠。


但看看他现在的样子,Thomas捏了捏自己的手臂,他总不能是鼠精吧?


噫。不知为何他想到了老鼠,Thomas做了个嫌弃的表情,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颤。


在又打了两个喷嚏之后他终于察觉到了夜晚的那点儿凉意,Thomas知道自己不能这么裸下去了,于是他盯上了Johnny之前随意扔在沙发上的衣服。然而他对用两条腿走路这件事还是有点儿不习惯,他只能磕磕碰碰地绕过桌子,把那件还残留着Johnny的气息的外套披在身上。


其实变成了人也并没有什么不好,首先最大的好处就是他终于可以尝试吃点儿除了鼠粮以外的东西,比如上次Johnny喊的外卖比萨,还有上次Johnny做的黑椒牛排……Thomas横躺在沙发上这么想着,舔了舔嘴唇,他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天知道他刚刚才吃完了自己的宵夜。


因为被主人的味道包围着而感到了安心的Thomas早就忘了去纠结他为什么会从一只仓鼠变成人类的事,他以一个舒服的姿势陷在柔软的沙发里,脑子里晃过一张又一张他曾经见到过的美食.jpg,它们又逐渐变成了他的一个个美梦。




Johnny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去看他心爱的胖胖,这已经成为他的习惯了,但很不走运的是,迎接他的不是活蹦乱跳的小布丁,而是一个开了门的空笼子。


刚开始他以为有人把胖胖给偷走了,但转念一想,怎么会小偷闯进家来不碰任何东西,却只带走了他的仓鼠,甚至连笼子都没带上?Johnny坚信他的胖胖还在家里的某个角落吃或者睡。虽然他在心里是这么想的,但依旧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Johnny忘了自己还穿着那套设计精致的西装,就这么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他直接就这么蹲在地上把桌子,沙发和床底检查了一遍(他觉得Thomas可能会跑到这些地方),如果不是房子的隔音太好,Johnny的声音大概能把整层楼的邻居给引过来。他找了很长一段时间,身上的礼服乱得一塌糊涂,却依旧一无所获,他额头甚至渗出了细汗。


“该死的,等我找到那个小家伙,一定要好好打它的屁股一顿。”Johnny一边生气地嘟囔着,一边把西装外套解开甩在沙发的把手上。他恰好往沙发上瞥了一眼,忽然发现自己的运动外套上凸起了一个圆球的形状,深蓝色的布料随着一阵节奏缓慢起伏。他迫不及待地把外套一把掀开,Johnny找了一个多小时的那只布丁仓鼠正安静地趴在沙发上,屁股撅得高高的,浅黄色的毛球在深色的沙发上尤其显眼,沙发甚至因为它而形成了一个圆形的凹陷。


“睡觉也挺会找好地方。”Johnny被气笑了,他的胖胖可真对得起自己的名字,以前只有半个手掌大的布丁现在已经快和他的手掌一样大了。Johnny还没有消气,可他也没有吵醒Thomas,反而动作轻柔地把仓鼠送回了温暖的小木屋里。Thomas在睡梦里到熟悉的木屑味道,下意识地往木屋里钻,只在洞口露出了一点点毛发。Johnny在关上笼子之前还是没忍住伸出手戳了两下Thomas的屁股,这笔账他打算留到以后再算,这一次他在关上了笼门之后,确认了三遍自己真的把门锁好了,才开始去把自己收拾干净。




这件事自然没有如此简单地结束,智商低的人生起气来是很可怕的(Thomas说)。


第二天醒来的Thomas面对着Johnny新装好的跑轮,花式后悔自己昨晚在还没有好好把平时没吃够的零食吃一遍,没有好好到Johnny的房间里捣会乱,甚至居然没有试试给自己撸一把就在沙发上睡着的这件事。他可是夜间动物啊!他居然会在那种时间段睡着!Thomas被自己气得毛都掉了几根,他昨天晚上究竟在想什么?


唯一能庆幸的是,Johnny还没有发现他的小秘密,怎么说,他可不想被当成怪物赶出家门。


Johnny的脚步声打断了小布丁的面“壁”过程,他兴冲冲地跑到放食物的盆子前面,仰头等着从笼子顶部倒下来的午餐。哗啦一下,宠物店里买的复合型鼠粮倒满了盆子。按往日的经验来说来说应该还会有别的,Thomas满怀希望地拍了拍盆子的边缘,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Johnny合上了笼子的天窗,直接走了。


Thomas看着一整盆他最讨厌的鼠粮:?????????


他就这么走了?就走了?!他的葵瓜子呢?他的面包虫呢!?就算没有昨晚自己想的比萨和牛排,总能有点好吃的吧!?


“吱吱。”Thomas凑到靠近Johnny所在方向的笼子前,两只前爪抓住铁栏杆,可怜兮兮地叫了两声。


别生气了嘛。


“卖萌也没有用,今天的午饭就只有这些了。”Johnny已经练就了完美理解Thomas叫声的绝技。他头也不回地拎起了背包,今天的Johnny有个聚会,他出门前想了想又对着自家仓鼠补充了一句:“晚饭也是。”


Thomas朝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甚至还扔了一把鼠粮。看看他那样子,还喷了香水,肯定是去泡妞,Thomas扁了扁嘴,虐待仓鼠的人是绝对泡不到金发大胸的美女的!




*




两个小时后,Thomas再一次成功以人类的形态站在Johnny家的地板上,显然,Johnny又一次忘了把笼子的天窗关好。


Thomas一直以为经历过昨天的小意外以后,Johnny一定会把笼子门锁得紧紧的。然而现实总会有些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当他把天窗轻松推开的那一瞬间,Thomas忽然觉得自己从来没有看懂过他的主人。


Johnny Storm这样的人要是在他以前住的宠物店里打工,是要被炒鱿鱼的,Thomas想。


他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把Johnny放在柜子上的一整包瓜子(Thomas知道它们都放在哪)取出来,紧紧抱在怀里,随后飞快地跑进了Johnny的卧室,扑到那张原本已经足够乱七八糟的床上,还在上面打了个滚,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般流畅,宛如排练过几十遍一样。


接下来的时间里,Thomas完美实现了他昨天没有达成的愿望,把那间已经能称为狗窝的卧室弄得更乱,手里的瓜子壳撒了Johnny一床,还顺手把他放在床头那台游戏机里的游戏记录全部刷新了一遍(Thomas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上手这么快)。他现在正在接近最后一关的尾声,但Thomas并不舍得放下它。他知道自己应该尽快回到笼子里去以保证自己的这点秘密不会被暴露,最近Johnny因为他的存在已经成功晋升成为了顾家好男人,他到家的时间一般会在七点左右,而现在……


他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已经快到六点半了。


Thomas低下头飞快地在游戏机上敲打的控制键,他没能想到巨大的游戏音效掩盖了钥匙在锁孔里的转动声和客厅大门被关上的碰撞声,甚至让他忽略了正一点点往卧室靠近的脚步声。




Johnny走进房间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一根木棍,当他第一眼看见的是一个圆润的屁股时,他手中的木棍变得有那么一点儿尴尬,举也不是,不举也不是。


是的,还是一个看上去就特别好捏,形状姣好的屁股。


他抑制住上去拍一掌的冲动,朝那个趴在自己床上的人吼道:“你是谁?!”


Johnny看到那位长着肉嘟嘟的脸,顶着一头卷毛的青年眼里满是惊恐地转过身来,连手里的游戏机都吓得扔在了一旁。无论怎么看,Johnny都才像是入室抢劫的那一个。


噢,我的老天,他怎么没穿衣服?!


Johnny愣在了原地,他可从来没遇到过这种状况。


卧槽,完了。他现在变回去还来不来得及?怎么看都来不及了吧?!


此时Thomas的心里有点急,也有点懵逼。


------------------------------------------


百度找到了两张踢街鼠……第一张特别像











评论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