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如斯

【柯TJ】谬误与禁忌

蛮荒之地:

第六章




他看着这只湿哒哒的小奶狗,卷毛都贴在了他圆圆的脑袋上,他拿下了毛巾,摸了摸他的额头,Thomas看起来很享受这样的亲近,并不奇怪,这个男孩从里到外都透露着爱宠的信息,Curtis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是无数个被他俘获的人之一,现在下定论有点早,他刚刚决定对这个男孩好一点,就发现这个事实,所以他还是决定,对他好,但是不要太过分。


 


他习惯于掌控全局,安排一切,不能在一个小男孩身上失了手。


 


“把脸擦干净。”他把毛巾递给了男孩,他看着Thomas用一只手接过了毛巾,眼光落在了他们交握的手上,截然不同的两种人生,一个粗粝坚硬,一个白净柔软,不过这个男孩的手比他还要像是一个大人,骨节匀称,手指修长,看起来就应该按着钢琴的琴键,流水般的音乐从他的指下倾泻。而他的手虽然粗糙,但比起Thomas的来说,还是显得肉感,有点奇怪,Curtis想着,想要抽回自己的手,方便Thomas清理自己的脸。


 


Thomas握住他,他的拇指按在Curtis的掌心,其余四指扣住了他的手背,他看起来并不想松开Curtis。


 


Curtis看着他毫无章法的拿着毛巾在自己的脸上抹来抹去,蹭红了脸颊和额角,空余的那只手蠢蠢欲动,你这样怎么擦的干净啊,真是小王子一样,Curtis想,他顺从了自己的心,并且对自己说,只是擦个脸,没什么,我也这么对过Johnny(事实上没有,或者说极少),他把手伸到了Thomas的面前。


 


Thomas懵懵的看着他,他有点想笑,又把手向前伸了伸,快要戳到男孩的胸口了,他估计Thomas没有见过这么简单粗暴毫不遮掩的“仆从”或者说,他沉吟了一会,觉得自己还是说“监护人”比较好。他前倾身体,拿过来男孩手里的毛巾,重新拧了一下,打算给他擦脸。


 


“谢谢,Curtis。”男孩闷闷地说了一句,然后又乖乖的闭上了眼睛,也向前凑,Curtis跟着他向前凑,近的可以看得清男孩脸上小小的雀斑和细细的绒毛。他一边给男孩擦脸,一边打量着男孩,厚实的帘子隔断了外面炽烈的光和滚烫的空气,他们在旅馆里面开着一盏小小的灯,他的拇指按在了小男孩的脸上,软乎乎的陷下去一块,像是牛奶布丁,他也真的闻到了男孩身上的奶味,莫名让他觉得好闻,这是一种柔软又无害,甚至让人觉得安心的味道,谁会不喜欢甜味呢,这是一个人最初从母亲怀里得到的爱和呵护,值得眷恋一生。他注意着自己的力道,没有在男孩的脸上留下指痕。


 


毛巾拂过他的眼睛的时候,Thomas皱了皱鼻子,这个表情让他看上去生动起来,不是刚刚的那种严肃的蔫吧了,Thomas有很长的睫毛,垂下来灰蒙蒙的一小片,像是一缕云飘过,停驻在他的波心,再未离去,现在这缕云低压下来,盖住了男孩湿漉漉的眼睛,像是一层薄膜护住了他的柔软。


 


Curtis轻声说了一句:“抱歉。”他的声音轻而薄,拂面而过的一阵春风也许都没有这样的温柔,他不知道他在怕惊扰些什么。


 


男孩吸吸鼻子,没有说话,只是睁开了另一边的眼睛,那片薄薄的云暂时离开了湖泊,Curtis心里突然警铃大作,这个小男孩眼睛里的狡黠和Johnny恶作剧的时候一模一样,他还来不及反应,Thomas就扑到了他的身上,他被这只小奶狗撞得往后倒了一下(微不可查,他到底是个职业人士,被个孩子推动了像什么话),只能松开他的手,手指慢慢地落在了他的背上,顺着脊柱摩挲,他刚刚疼的厉害,也哭的很凶,只是没有出声也没有颤抖,Curtis摸到了他后背才知道他原来出了这么多汗,他有点担心Thomas不习惯他的抚慰,还好,他没有嫌弃Curtis粗糙又不熟练的手法,反而又往他怀里拱了拱,那颗卷毛的大脑袋就搁在他的脖子那里,Curtis恍惚觉得自己闻到了一片湿润的甜。


 


“你还好吗,Thomas?”他摸了摸男孩完全汗湿的后背,揭起来他那件薄薄的衣服,贴久了容易受凉,他需要喝水,需要洗澡,这些都得在男孩离开他的怀抱再说,Curtis几乎是手足无措的抱着这个小男孩。


 


“你真好,Curtis。”Thomas把脸埋在他的脖子那里一直磨蹭,他的头发细细软软的,一点都不疼,他把手插进了他的发丝中,已经半干了,潮意和暖意并分的触感,他顺着男孩的发旋往下梳,抚过他的耳后,停在了他的发尾,捏了捏他的脖子,男孩怕痒似的笑起来,嗓子是柔软的沙哑。


 


Curtis不禁开始思考自己这么大的时候是不是还这么天真,答案是没有,他那时候已经是个大人样子了,他呼噜了一把男孩的小卷毛,男孩的喉咙里冒出像是撒娇一样的哼哼声,是我没有看好你,你才疼的死去活来的,才刚刚哭完,就忘记这个了吗?Curtis继续摸着男孩的头发,男孩一直往他怀里拱,像是寻求温暖和庇护的幼兽,可是我会吃了你的,他想着,先让我起来,我给你倒杯水你再继续啊。


 


Thomas一直赖在他怀里,往他怀里拱,那头小卷毛从半干到全干,暖烘烘地从他指尖滑落,他抚摸这个小男孩的时候,他的头发软软的蹭着他的手指,可是当他的手指离开的时候,那些小卷毛又无动于衷,全靠Thomas的圆脑袋一直往他手掌下蹭,他摸着他的脑袋,思绪万千,踟蹰良久,才拍了拍男孩的肩膀,“让我起来,我去给你倒水。”


 


男孩揪住他衣服下摆的手紧了紧,然后摇了摇头,又把手环在他的脖子上,又摇了摇头,Curtis叹了一口气,一把把他抱起来,男孩笑起来,声音却戛然而止,他不停地咳嗽,被自己呛到了,Curtis一边抚摸着他的背,一边把水杯递给他,他都不太好意思说Thomas幼稚。


 


男孩从他身上下来,两只手接过他的水杯,小声的跟他说谢谢,他摸了摸Thomas的头发,没有说话,男孩就这么小口小口的喝起水来,Curtis凝视着他的脸,那两片殷红的嘴唇被泪水沾湿了又被拭净,柔软地贴着玻璃杯,看到Curtis在看他,Thomas就对着他笑起来,他的牙齿洁白但是并不平整,门牙翘翘的,突兀的可爱,下一秒Curtis就觉得这个孩子真傻。


 


他光顾着笑,忘记自己在喝水了,又呛住了,Curtis抽了张纸巾给他,然后给他拍背,Thomas其实并不胖,只是那头蓬松柔软的小卷毛和肉肉的脸让他看起来比较圆润,实际上Curtis的手掌下,可以摸到他嶙峋的骨骼在温热的皮肤下凸起,像是一条碎石子铺的小路。


 


男孩呛得满脸通红,也不忘自己的体面,他抓住了Curtis的手腕,做最后的挣扎。


 


“我不傻,真的。”


 


“嗯。”


 


 “我也不是爱哭。”


 


“嗯。”


 


“其实我吃的不多。”


 


“嗯。”


 


“不要讨厌我。”


 


Curtis看着这个紧张起来的男孩,他脸上干干净净的,透明的像是一块水晶,清晰的映射出自己的情绪,顺带着还有Curtis的,他看着男孩眼睛里的犹疑,不确定,还有惶恐,突然不想敷衍他了,他矮下身子,扶着男孩的肩膀,和他对视。


 


 


“在我们在一起的日子里,我向你保证,我不会讨厌你。”


 


Thomas把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几乎是羞涩的笑起来,那两片殷红的嘴唇不加修饰的在他眼前绽开,像是两尾红鱼摇晃着尾巴,倏忽而逝,钻进了Curtis的心里。


 


Thomas扑到了他腰上和第一次那样,想往他身上爬,他比Curtis诚实太多了,他说,“真喜欢你。”




——


好想给踢街宝宝所有东西,想给他最美好的爱情,好爱踢街宝宝


慢慢磨,慢慢磨,不着急,写细水长流日常相处逐日生情一点都不能急,这篇文大概会灌注不少的私货,注意闪避。



评论

热度(104)

  1. 本来如斯蛮荒之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