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如斯

【Evanstan】和迪士尼美国队长合影的二三事(一发完)

白水繞冬城:

从迪士尼回来打了鸡血的产物,励志于每一次出行都是采风!


------------------------------




在迪士尼扮演美国队长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呢?




梦幻,酷炫?又或者是辛苦,疲惫?




Chris·Evans对此具有充分的发言权,他在两个月前获得这份工作,以上的所有他都亲身经历过。说出来还有些不好意思,作为一个身高超过六英尺,拥有八块腹肌的成年男性,Chris对于迪士尼始终保有着宛若少女的情愫,因此一开始收到迪士尼offer的那个夜晚,Chris压根没能入睡,他举着自家的狗在客厅里跳探戈,可怜的Dodger为此一周都没再搭理他。




迪士尼的美国队长主要的工作就是微笑和拍照,Chris需要穿上厚重的超级英雄制服,拿着标志性的星盾站在国旗配色的背景墙前和每一个排队来到他面前的游客合影。这些游客的构成也十分有趣,有兴奋而紧张的粉丝少女;有中二魂燃烧的宅男;有或是崇拜或是迷茫的小孩;还有很大一部分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他们只是进入了迪士尼,看见有拍照就来了,压根不关心和自己合影的是谁。




合影的姿势是经过统一培训的,对待女士们,Chris会让出自己的臂弯;对待孩子们,他则会蹲下身子配合他们的身高;对待男士们,攻击或者碰拳的姿势都非常管用;有些游客会带着自己的要求来,其实Chris挺喜欢这些有想法的游客们,换个姿势总比千篇一律要让人开心。Chris有时还会为自己找些乐趣,比如和合眼缘的游客简短的聊天,这些小插曲都能让他比较容易遗忘站久了麻木的双腿,但今天遇见的这位游客,实在是不能用小插曲形容了。




那时是下午两点左右,折腾了一上午的游客都已经吃完午餐歇完脚,开始新一轮的拼搏了,因此这个时间段排队合影的游客人数是最多的,为了照顾排队的速度,Chris通常都不会在这个时间多说什么,一切按照设计好的动作进行着,他刚刚结束和一个穿美国队长盾牌T恤的小男孩的合影,站起身,然后他看见一位“冬兵”向他走来。




这当然不是一位真正的冬兵,也不是Chris的某位新同事,来到Chris面前的是一位成年男性,他身上穿着一件“冬兵”的外套,一只袖子被设计成银白色,还印着小红星,棕色的头发长过下颚,有着很大很深邃的绿眼睛以及战术迷彩一般的黑眼圈,他抿着嘴,满脸壮士断腕般的严肃和不高兴,好像他不是来找Chris合影,而是来找Chris茬架一般。




“嘿,我喜欢你的夹克。”Chris微笑着说,作为一个合格的美国队长,他了解漫画和电影相关的一切梗。




“啊?谢谢。”‘冬兵先生’瞬间就破了功,他有一点害羞和局促的舔了舔嘴唇,然后微笑了一下,和来势汹汹的样子完全不同,看上去简直又乖又甜。




“那么,我的Bucky,你喜欢什么姿势呢?”这句话听上去貌似有些哪里不对,但绝对是正常的。




“什么……都可以吗?”又乖又甜的“冬兵先生”有些犹豫和艰难的看了看Chris,迟疑的问。




“当然,这是你的特权。”Chris微笑着,他们说话的时间有点久了,奇怪的是后面的人也没有催促。




“冬兵先生”思考了三秒钟,又抿起嘴唇摆出了他的壮士断腕脸。




“你可以……搂着我的腰吗?像瑞德搂着斯嘉丽一样。”




Chris不自觉的挑了挑眉,好在头盔的存在掩饰了他的惊讶。




“当然。”




Chris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他即刻便答应了,嗯……大概因为迪士尼员工的宗旨就是满足游客的梦想吧。他伸出手,把提出请求却万分不情愿的“冬兵先生”抱进怀里,靠近了对方的脸庞。“冬兵先生”也配合的仰起头,勾着Chris的脖子,半阖着眼睛,他们的呼吸落在彼此的唇上,摆出了一个《乱世佳人》的经典造型,这实在不是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应该有的动作。




“我爱你。”‘冬兵先生’忽然说,声音里有种别扭的压抑着的委屈。




仿佛受了某种蛊惑一般,Chris鬼使神差的回答:“你知道,我也是。”




这个动作很快就结束了,“冬兵先生”红着脸向Chris道谢,然后匆匆忙忙的从出口逃走了。排队的游客们发出一声可惜的哀叹,Chris转头看着这群举着手机的人们,这才明白为什么没有人催促他们快一点。




他无奈的苦笑了一下,这个时代呀。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之后,Chris换回自己的衣服,才能从管理员手中拿回手机,在去停车场的路上他随手刷了刷推,发现几月前那个#Give CaptainAmerica A Boyfriend# 的话题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刷上了热门,Chris有种奇怪的预感,果然,在点进那个话题之后,他与“冬兵先生”的《乱世佳人》照片和视频瞬间挤满了首页,透过别人的视角,Chris才意识到这个姿势究竟多么具有视觉冲击,他轻咳一声,也不知道是掩饰给谁看,默默的感觉到了害羞。




他叫什么名字呢?




一个莫名的念头涌进Chris的脑海,然后就有第二个第三个。




我会再次见到他吗?




Chris对他的职业生涯开始了全新的期待。


 




如果星座运势真的存在,Sebastian大概是遭遇水逆了,但作为一个业余的天文爱好者,Stan先生可以十分严肃的告诉你,这些都是借口,他纯粹就是倒霉。你一生中能遇见几个玩国王游戏连输七局连裤衩子都要被夺走的人呢,Sebastian·Stan正好是其中之一。




游戏玩到最后,连他最损的朋友都有些不好意思了,Chace上下打量着他,终于决定放弃留下Sebastian裤衩子的想法,他的目光落在Sebastian不记得什么时候买的外套上,构思出了一个经天纬地的计划——为了守护自己的裤衩,Sebastian必须穿着这件外套去找迪士尼的美国队长拍一套“爱情动作大片”,主题由Chace指定。




所以,Sebastian·Stan会遇见Chris·Evans完全是因为他拥有一件冬兵外套,一把烂穿地心的手气和一个脑洞突破天际的损友,这些因素听上去简直一点都不巧合呢。




这本来应当是一件十分尴尬的事情,




Sebastian甚至做好了被工作人员请出来或者被那个高仿真金属盾牌敲晕的准备,但事实是他完全低估了迪士尼的员工素质,那位美国队长纵容了他无礼的请求,态度如此的温和和善与,令Sebastian的良心备受摧残。




“我爱你。”




Sebastian在心里把Chace的祖上全部问候了一遍,这下他肯定要挨揍了,不知道那个星盾砸人是不是像看上去那么疼,又或者这件冬兵外套能带来什么加持,比如让Sebastian完美的接住盾牌什么的。




“你知道,我也是。”




……




Sebastian的大脑放空了一秒钟,他没什么想法,噢,美国队长的眼睛真蓝,怎么那么蓝呢?




Stan先生非常出息的落荒而逃。


 




迪士尼的Marvel总部又多了一个新的“景点”,这个景点的名字叫做“你猜今天冬兵先生和美国队长要拍什么”?




《乱世佳人》之后的一周,Sebastian每天都会穿着他的冬兵外套来找Chris的美国队长合影,《泰坦尼克号》、《人鬼情未了》,额,《断背山》……他们快把影史上所有的经典爱情片场景都重现一遍了。这一壮举令Marvel总部的游客数量达到近两年来的峰值,游客们聚集在此的目的从“和美国队长合影”变成了“看美国队长和冬兵先生合影”,只要Sebastian出现,排队等候的人们就会带着识趣的微笑给他让出快速通道。推特上的话题越刷越热,人们在猜测他们什么时候公布恋情,当然也有好事者质疑这是迪士尼的一次营销手段或者Sebastian是在炒作,这些言论Sebastian懒得理会,他自己清楚,事实上除了每天都拍摄一组亲密照片外,他俩连彼此的名字都还不知道呢。


 




“冬兵先生”果然再次出现了,Chris不想承认,其实他也和那些围观游客一样期待着冬兵先生每天带来的“新姿势”,这种心情类似于拆成堆的圣诞礼物,每一盒都是惊喜。




在合影的肢体接触中,Chris知道了冬兵先生的腰很细,臀很翘,拥抱的时候手感非常好;眼睛很大,唇色很美,微笑的时候喜欢抿起嘴;头发很软,触感很柔顺,用手指就能轻易的梳开。除此之外还有他用YSL的香水,一紧张就不知道自己在说啥,好像是很喜欢星星,有个舔嘴唇的小习惯……




糟糕,非常糟糕,Chris·Evans先生甚至没意识到自己的糟糕。




所以“冬兵先生”到底叫什么名字呢?




Chris决定今天一定要问个清楚。




冬兵先生一般是下午来找Chris合影,这个时间段刚好是Chris的上班时间,前面忘记说了,迪士尼一共有两个美国队长,他们分时段值班,9:00—15:00和15:00—21:00两个时间段自由轮换,遇见冬兵先生之后,Chris就开始坚持上早班了,冬兵先生也从没教Chris失望过,然而就在Chris决定询问对方姓名的这天,冬兵先生却失约了。




一开始Chris以为冬兵先生大概是被什么事情耽误了,为此Chris自告奋勇的顶了同事的班,然而一直到夜幕降临,最后一拨游客都离开Marvel总部去等待闭园前的那场烟火的时候,冬兵先生也没有再出现。




然后是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冬兵先生如他到来时一般,忽然的消失了。Chris的心被懊悔所填满,如果再早一些开口,至少他还能拥有一个便于回忆的名字,然而现在他与这亲密的陌生人之间只剩下那些被他悄悄保存在手机相册里的照片,其他任何一个拥有推特账号的路人也能拥有。


 




Sebastian生病了,不知道为了什么,他烧的一塌糊涂,在床上躺了三天才被来探望他的母亲发现,老太太差点被他吓得心脏病发作,他被弄进医院又挂了三天的水,他的母亲把他当做十二岁的男孩一样看护着,养病期间禁止现代通讯器材接触。百无聊赖的Sebastian只好睡觉,但睡觉他都无法安稳,意识沉浮间总有一个声音在提示他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没有去做,其实能有什么重要呢,那不过是一个恶作剧的惩罚。




他的蓝眼睛美国队长会不会记得他呢?应该不会,毕竟每天来找美国队长合影的游客有那么多人……说不好,万一会呢?毕竟Sebastian这样的游客还是少,记忆起来应该不难。




所以“美国队长”到底叫什么名字呢?




Sebastian决心康复了之后一定要去问个清楚。


 




Chris从更衣室出来,变回了他自己的样子,他已经半月不曾见过冬兵先生了,也没有任何能够寻找他的办法,这场奇妙的缘分要因为他的犹豫到此为止了。




Chris最后看了一眼手机中保存的照片,按下了锁屏键。




在他抬头的一刹那,奇迹出现在他眼前。




Sebastian穿着一件驼色的外套,双手踹在口袋里,他的头发剪短了,在头顶乖巧的打着卷,脸上戴着一个大大的黑色口罩,只露出一双漂亮的绿眼睛,他站在Chris面前,好像是特意为了Chris才出现的一样。




Chris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说,但到了嘴边,就只剩下一句:“你来了。”




Sebastian眨了眨眼睛,微笑起来,笑纹堆积在眼尾,藏在口罩下的声音闷闷的带点鼻音:“你没走。”




两个人傻乎乎的微笑着,对视了有十秒钟,Chris走向Sebastian,自然而然的搂住了对方的腰,往园外走去。




“我叫Chris.”




“Sebastian.”




“我要说很高兴认识你吗?”




“真巧,我也是……”


 




Chris和Sebastian在一起一周年的日子,Sebastian翻箱倒柜的找出了那件压箱底的冬兵外套,没和自己的男朋友打招呼就跑去接他下班,等到游客散去,他才走向显露出疲惫的Chris。金发碧眼的男人看着他,满眼都是惊喜和笑意。




“嘿,我喜欢你的夹克。”Chris微笑着说。




“啊?谢谢。”Sebastian装出惊讶和害羞的模样。




“那么,我的Sebby,你喜欢什么姿势呢?”Chris勾起一边的唇角,笑的半分不纯良。




“你可以……搂着我的腰吗?像瑞德搂着斯嘉丽一样。”Sebastian同样不纯良的顺手摸上了Chris的胸膛,指尖在他胸口的星星处描绘着形状。




“当然。”




Chris伸出手,把提出请求的Sebastian抱进怀里,靠近了对方的脸庞,Sebastian配合的仰起头,勾住Chris的脖子,半阖着眼睛,他们的呼吸落在彼此的唇上,Chris令它变成了一个吻。




“我爱你。”Sebastian柔软的微笑着,脸上是全然的幸福。




“你知道,我也是。”




在迪士尼扮演美国队长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呢?




完美。




Chris·Evans先生如是说。



评论

热度(388)

  1. T'hy'la白水繞冬城 转载了此文字